喂我不爱你了(慕如歌霍南城)完结章节完整全文阅

 忘怀系列     |      2019-09-04 18:36

  喂我不爱你了大结局免费全文哪里可以看?小说的作者文笔出众,将人设铺设很到位,讲述了主角☆△◆▲■慕如歌霍南城的经历,段落欣赏:霍南城举步走过来,缓缓开口◁☆●•○△:“跟我离开这里,过去的所有•●事,我既往不咎。”

  喂我不爱你了大结局免费全文哪里可以看?小说的作者文笔出众,将人设铺设很到位,讲述了主角慕如歌霍南城的经历,段落欣赏:霍南城举步走过来,缓缓开口:“跟我离开这里,过去的所有事,我既往不咎。”

  慕如歌化着精致妆容,穿着一袭洁白简约的婚纱在落地窗前的轮椅上坐着,素白手指轻轻揭开窗纱一角,看着楼下热闹的景象。

  房间的门突然被人自外面推开,慕如歌以为是来接她的陆衍之上来了,蓦地回头,对上的却是霍南城那张冰冷而复杂的俊脸。

  霍南城举步走过来,缓缓开口:“跟我离开这里,过去的所有事,我既往不咎。”

  他蓦地上前,蹲在慕如歌轮椅前,劲瘦修长的手指不容质疑的箍住她的下巴,迫她正视自己,“慕如歌,我不允许你嫁给陆衍之!我再给你最▷•●后一次机会,跟我走!”

  他的话,让慕如歌的心都跟着颤了颤,她却坚定地摇着头,将下巴从霍南城的手指间解脱出来。

  “你真会开玩笑,我盼了这么久终于可以嫁给衍之,我为什★◇▽▼•么要走?”她举起写字板时,满眸的笑意。

  他蓦然握住她瘦削的肩头,牙根紧咬,双眸赤红得骇人,“你既然一心嫁他,当初又为什么要来勾引我?!”

  慕如歌低垂下眼睫,漫不经心又无比从容的在写字板上写道:“因为李思扬啊,她太傲娇了,傲得让人恨让人恼。只要是她想要的,我都想要夺一夺。”

  他怒不可遏的一把提起慕如歌,将她摔进一旁的大床上,高大的身躯也跟着压了下去,扼住她脖子咬牙切齿道:“好!很好!慕如歌,你赢了!你既有勇气做,就要有勇气承担后果!”

  惊恐在眼底弥散,她慌张而恐惧的摇头拒绝,双手凌乱又急切的枕头下乱摸,就在霍南城即将要闯入她身体的那刻,她将一份报告递到了霍南城面前,眼神卑微又怯弱的无声哀求。

  霍南城像被人突然点了***般,停下了所有动作,怔忡的看着那份报告回不过神来。

  她爬到◆◁•轮椅前,拿起写字板飞快的写着:“我已经有了衍之的孩子,求求你,求你高抬贵手,放过这个孩子,也饶了我这次好不好?过去都是我错了,我保证,以后,绝不再做任何惹你不高兴的事了。我保证◆■”

  在里面乱窜的怒意像找到了突破口,集中住针眼上冲,生生将一个看不到的伤口冲得糜烂腐败。

  毫无温度又失望透顶的声音自他嘴里溢出:“慕如歌,既然这是你所求的,那我就成全你!祝你与陆衍之,白头到老,至死不渝。”

  慕如歌坐在地上,愣了好半晌,才捡起从床上飘零而下的验孕单,紧攥在手心,无声的勾唇一笑,只是笑着笑着,就有泪水破眶而出

  慕如歌换了袭更为简约唯美的婚纱坐在轮椅上,被苏梦琪缓缓推入了婚礼现场,被陆衍▼▲之牵住了手。

  主持台上,主持人手握着话筒,情绪激昂而兴奋的向在座亲友介绍着两位新人的爱情故事。

  就在所有人都△▪▲□△为这一对特殊恋人感动不已的时候,显示屏上的画风猛然一变,两个赤条条的男女出现在显示屏上,正做着令人面红▲●…△耳赤的事情。

  慕如歌便在这种寂静中错愕的盯着苏梦琪,颤着手在写字板上写下,“梦琪,你是我最好的朋友,怎么可以和衍之做出这样的事!”

  苏梦琪脸色一阵煞白,慌乱解释:“如歌,这是个误会,事情不是你看到的这样子”

  “那是怎么样▲★-●?”泪水在慕如歌眼底打转,无声的唇瓣张合着,手里写字板上的字,又换了一句:“你说啊!怎么样的误会,能把你误会上了我丈夫的床!”

  苏梦琪在慕如歌的质问中,委屈的低下了头,瘦弱的肩膀一抽一抽,看起•☆■▲来可怜极了,好似她才是那个受尽屈辱与难堪的人。

  “★-●=•▽够了,慕如歌!”看着苏梦琪委屈的模样,一脸青红相错的陆衍之心头一痛,上前一步,夺下慕如歌的写字板,直接摔到了地上,“你哪来的脸质问梦琪?先背叛的人,明明是你!”

  陆衍之将苏梦琪护在身后,脸色冷硬到了极至,“我根本没有碰过你,你却拿着张验孕单让我背这个锅,慕如歌,这世上,怎么有你这种下作不要脸的女人▪…□▷▷•?”

  回过神来的苏梦琪哭叫着扑到了他身上,“衍之慕如▪•★歌,你怎么可以这么看着别人打衍之!”

  霍南城却粗喘着,一把扯下了脖子上的领带,喷着火的双眸似要将陆衍之烧成▼▼▽●▽●灰烬。

  陆衍之在苏梦琪的帮助下踉跄着站起来,用手背抹掉了嘴角血迹,冷笑地看向霍南城,“霍南城,你还以为,你是霍氏的大少爷?”

  霍南城紧握成拳的手背青筋在跳窜,仿佛一个克制不住,便要破手而出。陆衍之冷嘲着吼道:“你们霍家的公司现在都是我的了,你不过一个丧家之犬,恐怕连打我这几拳的律师费都付不起,还装什么阔少!”

  就在霍南城打算再补上几拳的时候,他的助理张俊慌慌张张的从外面闯了进来,“霍总!不好了!公司出事了,公司很多股东把股份转到了陆衍之名下”

  气怒攻心,他一把捏住慕如歌的脖子,恨得咬牙切齿,“慕如歌,这就是你要的结果!你满意了?”

  慕如歌喉头剧痛,水润▽•●◆的小脸因缺痒而涨成一片紫红,红唇微张,努力想表达什么,却说不出口。

  泪水在她眼眶里迅速凝结,还未掉落,便已经随着主人缓缓合上的眼眸而挤出眼角

  小说情节最婉转曲折,人物关系最错综复杂,文笔最优美,抽丝剥茧引人入胜本来就难,真的非常值得推荐!

  衣不染尘?为她血都染。端方雅正?天天抱怀里的是谁!三尺不近人?身旁常黏着的某浅是鬼吗!众人:你护犊偏心!御尘风:冷脸不理。众人:不宠会死啊!御尘风:会疯!众人:某浅虐渣了!御尘风:我家浅浅怎么都好众人:某浅女扮男装!御尘风:闭眼!不许看!某浅:想喝◇…=▲酒!御尘风:不行!醉酒乱…某浅:那跟你?御尘风:唔…那一点点————女扮男装,双强双洁养成系甜宠爽文古风版:“浅○▲-•■□浅,能入我心的,唯你。”玉簪飞落,墨发随风扬起,顾盼之姿,道不完万千风华。卷帘微垂,一袭雪衣曳地,拥卿入怀,诉不尽情意缱绻。

捕鱼支付宝现金兑换